蓝莓讲述:情债欠下了 总是要还的 – 云书社区

蓝莓讲述:情债欠下了 总是要还的

情债欠下了,总是要还的 这是在我老家德惠县某个小村发生的真实故事,是我零星地从我父母口中知道的。 [本期关键词:男人] 这是在我老家德惠县某个小村发生的真实故事,是我零星地从我父

情债欠下了
总是要还的

这是在我老家德惠县某个小村发生的真实故事,是我零星地从我父母口中知道的。故事的结局则是去年冬天发生的,离现在很近。

[本期关键词:男人]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什么“因”,收获什么“果”。通过青山与玲、香、云之间的情感纠葛,看到人活一世不容易,不能游戏人生;要想幸福,就要走好脚下的路。

这得从上世纪50年代说起。那时,青山正年轻,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他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村小当老师。在农村如果不用种地,不用靠天吃饭,还有一份令人羡慕的正式的工作,那是相当了得的。于是,青山身边喜欢他的姑娘自然多起来,可真正能入眼的只有玲和香。他不知道如何抉择,这两个姑娘都很优秀。玲是一个文静的小姑娘,聪明伶俐,善解人意,而香开朗活泼,热情似火。

同时被两个姑娘追,青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陶醉在这种摇摆不定的情感游戏里。白天,玲给他送来可口的午饭,他笑脸相对,大快朵颐;晚上,香约他出来,他也不拒绝,尽情享受着免费的投怀送抱。

打破平衡的一天自然是有的。那一天他吃完玲送的饭,两人正在手拉手亲切交谈的时候,被香撞到了。香选择默默离开,但非常伤心。她是一个不懂得放弃的人,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青山追到手。在以后晚上的约会中,香主动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青山。过了一段时间,香怀孕了,当然是游戏结束的时候了。香赢得了胜利,他们结婚了。

由新鲜刺激的三角生活转到平淡单一的家庭生活,青山很不适应,尤其家里添了一个小宝宝之后,每天都与柴米油盐和尿布屎布打交道,再加上小孩的哭闹,他真的烦透了。香每天忙里忙外,还要照顾宝宝,心情更是很糟。她希望青山能多理解她多帮助她,可他们俩都是不懂得珍惜不愿意让步的人,自然是为生活琐事天天争吵,矛盾与日俱增。结婚还不到一年,两人曾经浓烈的感情已经所剩无几。

青山很后悔地认为,如果当初选择玲就好了,因为她更能体谅别人。为了逃避这种令人厌倦的家庭生活,他白天上班,晚上就出去赌博。而香面对即将破碎的感情,当然不肯轻易放弃,天天忙完家务,把孩子用绳子的一端拴住,另一端拴在窗户上,就忙着出去找青山,找回来后再收拾因为孩子拉了尿了吐了而不成样子的家。

邻居们都说,青山家晚上基本上都是锁着门的,孩子小的时候,屋里面时常会传来孩子的哭泣声,慢慢孩子大了上学了,也是吃饭有上顿没下顿的。青山家有三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一个习惯,就是都七八岁了,还总愿意把大拇指放在嘴里吸吮。可能是小时候总挨饿用大姆指充饥养成的习惯,也可能是缺乏安全感的结果。就这样,这个家庭在打打闹闹中一晃维持了15年。

这一年,村里有一个女孩16岁了,名云,正在念初中。她父母想让青山帮忙补习功课。青山已经是快40岁的人了,他作为一个农村人,又教了十几年的书,自然算是十里八村数得上的资深文化人。云的父母信得过他,每晚让女儿去他家补习。

也许是青山本身就有劣根性,也许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有些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们在每晚的补习中产生了感情,云因此怀有了身孕。

这种事情是非常丢人现眼的,尤其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云的父母暗中找到青山,希望他能对云负责。青山当然是不肯负责的,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再加上他是吃公家饭的,如果一旦承认他与云有染,自己的工作可能就要不保。这种情况下,倒霉的就是云了。

那时候悄悄打掉孩子不容易,当然姑娘还没出嫁更不能明目张胆地生孩子,那样父母和亲戚都会抬不起头来。没办法,父母只能托人在外村找一个条件差的男人把云草草嫁掉了事。听说云找的那个男人好吃懒做又嗜赌如命,他知道云不知检点怀有身孕,也不把云当人看。可怜的云终日吃苦受累,还要挨打受骂,本来好端端的人生就这样毁了。云对青山的恨也深深地扎根在心底。

香对青山早已经没有了感情,支撑她活下去的,只有孩子和青山的工资。农村有句俗语:“臭肉不能往外扔”,意思就是自己家里的丑事不能到处张扬。但香不想让青山好过,一门心思想把他的名誉搞臭。

她逢人便说他如何不知廉耻,如何勾三搭四,如何不知道过日子。她还说他就是一个赌徒,输光了家里的钱,不管孩子不配做父亲。青山在香当众或背后的谩骂声中生活,整天灰头土脸,早已没有了老师应有的尊严。三天两头就当众或前后厮打在一起,成了他们生活的常态。他们习惯了,外人也不足为奇。

有时候婚姻就像是一场赌局,有的人认输,有的人不认输,香就是一个绝不认输的人。他们夫妻在扭打中无数次走到民政局门口想结束这种生活,可无数次香都退缩了。她是为了三个孩子,如果依靠青山的工资,孩子们起码衣食无忧。

转眼间孩子们都大了,儿子娶妻生子,女儿也已嫁人。这时,青山和香也都是快60岁的人了。打打闹闹了一辈子,两人心里面留下的可能都是恨了吧!孩子们都离家以后,两人虽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没有平常夫妻应该有的关爱。比如有好吃的,各自都偷偷地吃,两人都在的时候,就没饭吃,因为任何一方都不想让另一方坐享其成。

前面说了,这么多年,香一直有一个精神寄托,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攒钱。她把从土地上得来的钱和从青山那里想尽一切办法弄来的工资,都存在银行里,并分存成好多个折子,藏到不同的地方。因担心青山偷偷把存折拿走,这些存折的藏身之处,除了香只有鬼知道了。银行里的钱越多,香的心里越踏实。

香老得很快,那年她刚60出头,牙就快掉没了,吃东西只能用仅剩的门牙不停地切;头发也已全白,而且没剩几根。各种病也相继找上门来,最难缠的是小便失禁,很长一段时间,她得依靠尿不湿之类的东西才能直立行走。村人经常看到她步履蹒跚,踉踉跄跄的身影。

这一年的秋天,他们家门前的柳树上不知为何飞来好多的猫头鹰,据说那叫声是相当的凄惨。村人都说,是猫头鹰的整个家族都在他们家安家落户了,兆头不祥啊!

有一天晚饭时,香偷偷买来一块儿干豆腐,又卷上一棵大葱,怕青山看见,偷偷地躲到屋外简单地结束了晚饭。夜里,香突发脑出血入院了,医生给她判了死刑。其实在青山把她送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就征求了他的意见,如果抢救可以救活,但以后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问他是救还是不救。青山斩钉截铁地说:“不救!没人伺候她。”

香走了,一个人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猫头鹰还没有走,每日还在狰狞地叫着。亲戚讨厌它们,用弹弓把头鹰射下来给香陪葬。猫头鹰死了,其它的鹰也随之不见了。说实话,我作为一个道听途说的旁观者,评论起香的一生来,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香穷尽一生对付自己曾经爱的人,其内心的怨恨、痛苦与愤怒可想而知。她一人女人,咬牙坚持这样的人生,到底值不值得?

故事还没有结束,还有云那个被命运戏弄的女孩。她如今已经40多岁了,曾经的失足,给她留下了无穷的后患,也让她一直在痛苦中挣扎着。因无法忍受丈夫的蔑视,她离了婚,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

这里交代一下,这两个孩子中的老大是青山的儿子。两个孩子都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可家里却一贫如洗。香死了以后,云主动联系上青山。云说:“老师,我一直爱着你,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再续前缘吧?况且,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儿子。”

当然,云的这些话是我杜撰上去的,但是大概意思应该差不多吧。青山欣喜若狂,尽管他的三个孩子都反对,但他铁了心要娶云,逢人便说:“云现在还年轻,我一个60多岁的老头子能娶上这么年轻的媳妇,赚到了。”

但是,什么事情都是有条件的。前面说了,香一生一直省吃俭用存钱,死后留下了几十万块钱。当然折子是找不到了,是青山拿着户口本、结婚证以及香的死亡证明到银行挂失才把这笔钱取出来的。

云要求青山用这笔钱在城里给她买套房,这样他们就可以躲开众人非议的目光,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生活。青山非常认同。亲朋们都劝他,说当年你把云害得那么惨,她肯定不会真心跟你过日子的;你花那么多钱给她买房,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可能是青山一辈子也没过上舒心日子,他太想幸福了吧?也可能是他为当年自己的错误感到愧疚,想弥补一下吧?别人的话青山一律听不进去,孩子们更是拿他没办法。青山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加上香的几十万块钱,在城里买了一套房,房产证上写上了云的名字。

当青山拿着简单的行李,满心欢喜地去找云结婚的时候,云不见了。云跟青山的那个儿子住在房子里,他把青山连打带骂地赶了出来。

青山回家以后,一直躲在自己的小屋里,独自呑咽着自己种下的苦果。他跟三个孩子也疏于来往,谁打电话也不接,可能是要用以后的岁月,来慢慢舔舐自己的伤口吧!

人生就是这样,未来和命运在自己手中,无不是亲手而为、亲历而成,谁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

出于尊重个人隐私方面的考虑,这个故事中的人物都用了化名,发生的地点也做了模糊处理。我之所以把它写出来,是想让与故事中的人物有着相似经历的人看看,希望能从中吸取点教训吧。

蓝莓 凤凰时尚情感专栏作家

蓝莓,某报首席编辑,编辑、主持情感栏目十余年。文风质朴,重写实,轻虚构。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

蓝莓邮箱:liuli211a@sina.com

 
 
 

免费订阅精彩女娲爱情故事,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女娲养生之道网,读一则小故事,悟一份人生哲理,读一年小故事,成一个人生智者。

友情链接: 女娲导航 阿里云社区 吉龙商贸 女娲商城 女娲社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