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友床事激烈害我流产 – 云书社区

老男友床事激烈害我流产

大叔亲热太激烈我流产

云书网友来信:

小龙女,你好,拜读了您的博客,想听听您的分析,我目前面临一些情感状况,希望看看您给的建议。我30岁,在情感方面比较晚熟,先说下恋爱史,让您能对我的情感诉求有个基本的了解。

初恋从AA制开始结婚不成致分手

本科毕业后才开始第一段正式恋爱。与这位前男友,我们有着一见钟情的开始,热热闹闹的恩爱,人前人后的甜蜜。恋爱初期,他还处在失业中,后来经过他自己的努力和我的帮助,慢慢他的工作和收入好了起来,到分手前后我俩收入水平差不多,他的略高。

在这个城市,我们双方都省着点花的话,两人可以供房了。但他的钱从来都拿给父母,他没有主动提出带我去见家长,他爹过来办事,他才勉强叫我过去见了一面吃了一次饭。因为我俩开始时他的经济状况不太好,我们约会的消费基本都是AA的,这顿他请,下顿我请,出去旅游、玩也是差不多平摊费用。朋友圈的姐妹说他不肯给我花钱,他也配不上我。

这些我都没有在意,因为他不是奢侈浪费的人,一直很节俭,钱没花给我,但也都是孝敬父母了,没花到没用的地方去。最重要的是,我心里觉得女人如果有自己的收入,经济独立,没必要非得要求男人事事买单,再说我也习惯了这样,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于是继续跟他交往。

后来我们相处的不顺利了,他以经济条件为借口一直拖延婚期,使我对他产生了不信任。当时我家里对他也有些非议,首先他脾气急躁,家里怕我跟着他受委屈。其次他的外形条件不好,家里觉得我应该找个更好的。这些东西在我们交往过程中,我都一直在靠自己的努力进行抵制。但当他老是找借口,今年说好明年结,明年又拖到后两年结时,我淡定不了了。作为女人对年龄的恐惧让我开始焦虑,外界的评价可以不理会,但自己的需求我心里很清楚,认真交往就是想能结婚组织家庭的,依我们俩的能力现在条件已经具备了,你还再拖什么?

这种不能完婚的焦虑越发强大,最后击垮了我的自信,我开始觉得很寂寞,特别依赖他,对他的情感要求越提越多,今天要他每天下班都来看我,明天要他每周都送一次花,后天要他出差的时候必须每晚跟我电话陪我聊天,这些要求他都满足了。

他处过很多女朋友,除了他在大学时同居过的初恋,还有N多短暂的感情,所以他对我能做到当时那样,应该已经很不错了。但他的各种配合也解决不了我的核心需求:我要结婚,越快越好。我开始莫名其妙的跟他发脾气,说一些伤感伤人的话,给他提出带时间限制的婚期通牒……这些发泄都不能起效之后,我想到了结束。我非常爱他,他是我的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最后我主动提出跟他分手了。

漫漫空窗期内心阴影不能康复

这场以失败结尾的恋情给我人生带来相当的打击,不能信守承诺的前男友让我对生活失去了兴趣,失去了重新尝试的勇气。分手后家里、朋友都积极为我介绍相亲,但一个都没有成功。我好像已经没法再对谁付出感情了,即使尝试都心不在焉了。也有看上去友善,想再次联系的相亲对象,但如果我联系他两三次,都不能从对方那里获得正面积极的情感反馈,我立马就会偃旗息鼓。

分手后我与前男友以Sex partner的方式维持了一段时间的暧昧关系,但每次再见到他,我不禁会回到那种“你欠我的,你欠我一个见家长的机会,你欠我一个婚礼”的境地里,欲罢不能。我知道自己病了,心里病了。后来就果断跟前男友断了联系,再后来我的身体也病了。大病痊愈后,身体正常了,心里却一直没有康复。

我不再对任何未婚男青年感兴趣,可能是心里怕再次走入失婚的陷阱。在我眼里,街上每一个推着童车、背着孩子的已婚男士,看上去都那么可爱,但我知道,那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父亲,于我没有半点关系。后来也有过两三段非常短暂的关系,对象都是未婚男士,但实在进行不下去,对于如何推两人关系朝婚姻方向发展,我各种不擅长,束手无策。

离异大叔重启心扉再获幸福

直到我遇到现在这个男友,他长我15岁,离异有子,孩子也到适婚年龄了。他对我说想跟我结婚的时候,我又心动了。说起来,他出现的时机挺巧的,当时我基本上走出了第一段恋情带来的困扰,开始每天打扮美美的,工作上有了新的项目,主动愿意出门跟陌生人相亲、约会,找到了自己的运动兴趣,在运动中结交了新的朋友,人生对我来说,慢慢变得有些色彩。

他出现后给我的感觉很好,很安全。他对我的需求也很少,每天能跟我说话、见面,似乎已经让他满足了,这让我也没有多少交往时的压力。他主动坦白了恋爱史、婚史、家庭背景和自己的收入,非常诚实。他收入不高,够吃够用,离婚时净身出户,属于无房产、无存款那一波的。本质上,他吸引我的可能就是这份真实,不装,不浮华。后来我居然还主动对他说出了藏在心里的关于前男友故事。

这是幸福的一面,不那么美好的事情总比幸福来的更早、更快、更多。从我俩交往之初,就受到双方所有朋友的反对。见了家长之后,我家里坚决反对。这些意见总结起来就是:从婚姻家庭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他很划算,我要吃苦,不值得。

比如,双方年龄相距悬殊,对方无经济基础却有抚养负担,家里有老人还有孩子马上结婚也需要他提供支持。如果孩子成人了以后孝顺他,跟我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不孝顺,将来是我给他养老。

再比如,如果我们结婚再生孩子,他没有经济能力提供抚养基础,我的负担就会比较重,他退休了失去经济来源,我将要非常辛苦的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养孩子、又要照顾他,还有我自己的父母等等。

如果不再生,那就是与一个经济条件不好的中年人结婚,他比我先走,等我老了,没有劳动能力了,将无依无靠,无人照顾。

跟上一段关系一样,这些意见我都没有听进去,我觉得婚姻家庭的基础是爱,爱是一种情感的付出,双方都要付出,才会和谐,如果斤斤计较谁付出的多,那就失去了爱的感觉了。所以我坚持要跟他交往。不仅要交往,我还要结婚生子,这是我的人生目标。所以我跟他同居了。

怀孕意外流产发现大叔恐婚

麻烦出现在同居后的意外怀孕。双方之前有过对结婚、生子事情的讨论,他的意思是:要跟我结婚,要跟我再生孩子。我也考虑过他的经济状况,因为我是个未婚人士,对婚内生活的成本、抚养孩子等等没有具体的概念,所以,我没能对此有过具体评估,他说想要,我以为他能要。我没想过可能短时间内他无法实现这些目标。

意外怀孕发生后,他的做法很消极,我备受打击。首先,得知消息后,他说“恭喜啊恭喜”,再没有别的话了。未婚生子对孩子很不公平,所以摆在我俩眼前的第一要务是赶紧结婚。他却没有任何主动。交往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带他回家3次,他都没有跟我父母提要结婚的事。问他为什么,他说:“明知道提了以后也会被你父母拒绝,而且没有想好怎么提。”有了孩子了他再不提,难道要等我大着肚子回家自己跟爸妈说吗,我又开始焦虑,跟他第一次有分歧。

因为我相信他当初对我说的“要结婚、要生孩子”的话,所以我照常上班照常生活,我要给孩子提供好的环境和条件,让他正常成长。我跟家里表明了态度,无论父母如何反对,就是要跟他在一起,态度坚决。这时候如果他跟父母提出结婚,我想即使我爸妈暂时不同意,也不会不留余地的。毕竟我父母最关心的是我的意愿,他们会尊重我的选择。所以我们又商量着再次回我家提结婚。

但他的情绪却陡转直下,后来几经逼问,他说出了实话,他暂时没法承担这个意外来的抚养负担。他目前经济状况不允许。我的姐妹们知道这些后,都大骂他不负责任。但我理解他,这确实是次意外。别人要孩子都准备至少半年以上,我们太快了。确实他的经济基础不太好,不能怪他。

我内心想要这个孩子,首先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已经年过而立了,他也快要到接近知天命之年,现在两人身体还好,孩子应该比较健康。以后再怀,不一定孩子是很健康的。其次,我内心对流产又特别抵触,从理智上说,不负责任的成年人才会放弃孩子,从道德上说,那是杀生,是罪孽。

于是,跟他说了我的想法和经济状况,告诉他,即使没有他的经济支持,靠我自己一个人,我们俩一起也能度过怀孕生子的这两、三年。他表示不能接受,他说养孩子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而且他不想让我来负担。并且,他第一次说出“我已经有一个孩子了,再要一个孩子没有那么必要。如果你想要,那就你我一起抚养,但不是现在”。我当时心里非常被动非常难受。

就在这时候意外的意外发生了。一次动作比较激烈的同房之后,我开始出血,再后来大出血,再后来孩子保不住了,自然流产,非常痛苦。我开始怀疑自己太草率了。

免费订阅精彩女娲爱情故事,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女娲养生之道网,读一则小故事,悟一份人生哲理,读一年小故事,成一个人生智者。

友情链接: 女娲导航 阿里云社区 吉龙商贸 女娲商城 女娲社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