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北漂 80后与父母情感纠葛 – 云书社区

独生北漂 80后与父母情感纠葛

云书导语:80后从小时候受到父母溺爱起,就饱受批评。及至青春期叛逆、长大后无法独立,即便工作几年后,买房也要啃老,80后被批得体无完肤。可以说,80后是承受社会舆论压力最大的一代,但也是经受生活波折最大的一代:小时候被父母宠在身边,长大后北漂远离父母,而多年依然摆脱不了父母的资助……80后与父母的情感,相当复杂。

独生北漂80后与父母情感纠葛

当独生子女离家求学工作数年,再以独立的社会人姿态回归,常常惊觉,在他们与曾经最为亲密的父母之间,空白的岁月已悄然划下鸿沟:一方面是童年和幼年的唇齿相依;另一方面是对彼此的再认识,无奈和争吵似乎永不停歇。

因价值观念、思维行为、道德标准等不同而带来的两代人差异,通常被称为代沟,并不稀奇,然而,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今日中国这样,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三个时代和社会阶段的社会结构并存于当下,生活在不同社会形式下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由于经济、历史、教育等原因,形成了奇特的代际差异——双方既渴望亲密,却只能疏离;疏离之中,亦有无法剪断的现实羁绊,以及从经济到心理的相互依赖。

“有没有人像我一样,明明很心疼妈妈却总是跟她吵架?”由全球热门排行榜微博发布的这句话,20多字,被转发1万2千多次,评论大多是“举手”“我也是”这般字眼,感同身受之情跃然纸上。

在成年独生子女与空巢父母之间,有这样一种“天伦之痒”正在悄悄发生。当独生子女离家求学工作数年,再以独立的社会人姿态回归,常常惊觉,在他们与曾经最为亲密的父母之间,空白的岁月已悄然划下鸿沟:一方面,是童年和幼年的唇齿相依,亲密而熟悉;另一方面,是对彼此的再认识,无奈和争吵似乎永不停歇,不是仇恨,更非敌意,只有钝刀割肉般的滋味深入骨髓。

在我国,由计划生育政策所造就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经长大成人。统计表明,独生子女人口已超过1亿。“独生子女家庭所具有的‘三口之家’的特征使得走向社会的青年独生子女与他们父母之间的关系显得更加突出。”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风笑天如此表示。

独生子女与父母之间,是时空压缩了的社会,穿越时代般的差异;也是彼此唯一的现实,羁绊日益加深,距离却被迫拉近,就像两块不同形状的木板,不得不捆绑到一起,挣扎与碰撞由此产生。

断裂的两代人:究竟相差多少年?

从数字上来看,答案的平均数接近30:如50后父母与80后独生子女、60后父母与90后子女。

然而,在独生子女成长的这30年间,中国变化可谓风云激荡、波澜壮阔。改革开放让社会充满着计划与市场、公平与效率、精神与物质的攻守起伏,时至今日,身处国家的不同地方,几乎可能造就身处不同的时代,差异巨大的生活方式、道德观念、文化习俗等,在同一时空内相互作用——社会学者孙立平称之为“断裂社会”。

直至到省城上大学,湖北男孩曹勇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肯德基、麦当劳。他完全不懂如何点餐,听清楚了队伍中前一位小女孩的童音,跟着要了一份,结果却是份儿童套餐——当然,价格牌也向他显示,这对于穷孩子来说是合适的选择。

18岁以前,他只做了一件事:念书。家里没有电视,县城没有洋快餐,在大学同学眼里,他是农家男孩的典型:不会电游,见女孩脸红,眼镜片很厚,身上穿的都是假名牌。

曹勇用了10年时间来消除身上的乡村气息。如今, 他在上海的写字楼里吹着冷气在电脑前工作,父亲则仍在烈日下躬向土地劳作;深夜,他疲乏得睡倒在卫生间的浴缸里时,父亲则打着手电筒,出门转向山坡上的木头厕所;每次过年,当他从号称“魔都”的金融中心,回到父母生活的中部地区国家级贫困县,感觉像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2011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发布数据显示,我国城乡收入差距比为3.23:1,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这个差距比都小于1.6,只有3个国家超过了2,中国便是其中之一。

当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时,横亘在50、60后父母与80、90后独生子女之间的时代鸿沟,可能达到300年。“独生子女和父母交流思想的难度,基本等于一个美国普通青年和独立战争时代的先人交流”,一位网友评论说。

江西女孩李学尔,2007年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京一所大学做行政工作,3年后,她生了个儿子,小两口要上班没有精力看护,保姆请下来又成本太高,便邀父母来京照顾,没想到,从那之后,每日必上演的“肥皂剧”便是她和妈妈的争吵。

最近一次,源于亲戚来访时如何安排睡觉的小事儿。

妈妈说,老家有个习惯,在别人家,夫妻不能睡在一间房,会给主人家带来厄运,为了说明这个祖训的正确,妈妈还特别举例:“你看,你那个舅妈就得病了吧?”李学尔不以为然,这完全是巧合嘛。

说不动女儿,妈妈便撂下气话:“我不管了!以后出事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思想上的鸿沟,大多反映在类似的生活小事上:50后、60后父母们接受到的祖训是,不能分梨吃,筷子不能插在饭上,食物不能倒进厕所,右眼皮跳会有灾,更加会引起争端的,则是关于生活方式上,如:坐月子不能洗头、不能吃生冷、小孩子就是要多吃多穿……

在他们的时代里,没有“剩男剩女”,一部分父母最迷惑的是,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女儿结不了婚?

这个难题,让30岁的湖北女孩陈立纠结万分。2012年4月,她生病了,妈妈从老家到北京来照顾了她3个月,这也是她18岁上大学后,母女俩相处最长的时间,无奈任何一件小事,都立刻会被妈妈联系到陈立还没嫁出去这件事上。

陈立恭维妈妈做的汤好喝,妈妈会说,以后找个会做饭的不就得了;陈立养了一只猫,有时抱着它在阳台转悠,妈妈就摇头叹气,要是抱个孩子这么转还差不多!

婚姻大事,已成为陈立与父母相处的“定时炸弹”,不论是被小心翼翼含沙射影地提起,还是被义正辞严急不可耐地催促,都可以终结一次电话,或是挑起另一场冷战。

陈立父母认为,女儿完全可以照搬他们年轻时的方法。父母年轻时是同事,不到20岁时相识,双方都没有太多选择,便为了结婚而和对方结了婚,可直到生了娃,依然性格不合,感情不好,可也没离婚,如今两人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路人,老得不想再折腾了。

这大概是50后、60后父母婚姻的典型样本。尽管它不尽如人意,但妈妈还是希望陈立可以回到她的时代——选择有限,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挑花了眼”。陈立却已独自打拼多年,坚持宁缺勿滥,一个人同样可以过得很好的原则,这无疑与妈妈的希望相差太远,没有丝毫妥协的可能。

因为只有一个孩子,父母与子女间的羁绊格外紧密,父母习惯了将自己与下一代紧紧捆绑,甚至视子女为私人财产,当独生子女自立家庭后,父母便会有很强烈的被剥夺感。

“直到现在,我妈还认为,我赚的钱,应该是我、她和爸爸的,而不是我和我老公的。因为我是独生子女,以前长期感觉是一体的,我一提老公,就感觉要分裂出去一样。”张芳说。

一次过年,湖北男孩柯明和媳妇回老家。两人是同乡,因为路程更近,柯明先到了女方家里,想着晚上再回自己家也不妨。

没过多久,柯明的妈妈打来电话了:“你回家吗?”

柯明有点莫名其妙,当然回家啊,只是晚一点点而已。

妈妈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唉,我知道媳妇养不熟,还怕儿子也养不熟了呢,还好你还知道要回来!”

父母退休后,操心独生子女和孩子家里的事儿,就成了他们生活的重要内容。柯明是独生儿子。结婚后,他偶尔下厨做个凉拌菜什么的,被妈妈看见了,也大呼小叫一番。

“为什么是你洗衣服,他不洗?”“为什么是你扫地,他不扫?”独生女张芳面临着同样的唠叨,只要看到张芳做家务,妈妈就忍不住要埋怨几句。

以此为据,妈妈甚至鼓动张芳挑起家庭矛盾:“他对你那么不好,你就跟他闹翻脸嘛。”

张芳实在觉得妈妈有点无厘头,这些家务,妈妈年轻时(直到现在)同样是包揽的,外婆也从来没什么不满意,为什么她心甘情愿地打扫房间,在妈妈眼里就像是被虐待一样?

在这些生活点滴背后,还有更加深刻的隐忧无法言明——它被悄悄埋藏,一旦爆发却可能摧毁对方的全部生活。

除了张芳,父母没有别的依靠。有一次,妈妈回老家去看小姨。深夜里,张芳接到妈妈的电话,老两口一边在宾馆前台办手续,一边哭着对张芳说:真没意思啊,老家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虽有3个姐妹,却还让她住宾馆。第二天,老两口就回了深圳。

也不太可能依靠国家。他们的人生跨越单位养老与社会养老两种制度,但也可以说,任何一种制度的优越性,他们都没有赶上。为了弥补只有一个子女的风险,孩子18岁以前,独生子女家庭每月可领到5元补贴(深圳是15元);退休时,还有一笔一次性的3500元补贴。除此以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妈妈经常找张芳要钱,以各种名义和由头,以备万一老了生病,她还有私房救命钱。

陈立的妈妈大概也有这种感受。这次来京照顾独生女,一天晚饭后,妈妈突然一反以往的泼辣干脆,略带忧郁地问陈立:“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你也会辞职回武汉照顾我吗?”妈妈的声音很小,尽管陈立很快回答“当然会啦”,但她觉得,妈妈并不相信这种可能性。

陈立也会担忧,10年、20年后,倘若父母们身体有恙,或者生活无法自理,她如何能独自负担起两位老人的晚年?

另一位50后父亲则时刻担心独生女的安全:“你是不能理解的,只有一个孩子,当父母的心里总是悬着的。”他害怕女儿过街被车撞到,或是突然患上某种恶性病。女儿是他20多年以来的所有寄托,既是依靠,也是习惯。

独生子女与空巢父母,或许注定便是这样冲撞与伤害、和解与依赖的两代人。尽管艰难,但还是要相互陪伴着、搀扶着走完。

免费订阅精彩女娲爱情故事,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女娲养生之道网,读一则小故事,悟一份人生哲理,读一年小故事,成一个人生智者。

友情链接: 女娲导航 阿里云社区 吉龙商贸 女娲商城 女娲社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